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文学  »  【战国兰斯外传:穿越者塞利卡】5

【战国兰斯外传:穿越者塞利卡】5

添加:来源:yoborobo.com人气:17423

战姬今天已经打了一天的仗,之后又被我狠狠的凌辱一番,再加上近半小时
的活塞运动,此时的战姬已经开始体力不支,眼珠翻白,淫叫声也变的无力。
  又干了十来分钟,阴茎总算传来射精的快感,我一阵低吼,将大量的精液全
数射进了战姬的小穴深处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屁股有热热的感觉……塞利卡总算射精了吗?……人家……人
家……又要泄了……啊啊……」
  战姬话一说完又达到高潮,我也趁机补魔了一番,虽然消耗不少体力,但魔
力倒是恢复了不少。
  战姬在我射完精后,两眼无神的支吾几句,整个人腿软的跪在地上。
  我冷笑的说:「处罚完成~!哈哈哈!」
  在那之后,我和战姬穿戴整齐,战姬抚摸自已的屁股,哀怨的说:「呜……
好痛喔!你干嘛下手这么重!这样我明天一定下不了床的啦!」
  我无奈的说:「你不要再叫了啦!我待会儿会叫铃女帮你涂药膏,如果明天
还是没有消肿的话,大不了我让你休息一天怎么样?」
  「这还差不多。」
  当我们往营区的方向走时,战姬突然害羞的说道:「那个……」
  「嗯?」
  「很谢谢你今天救了我,如果你没有即时赶到的话,我可能真的……已经死
在上杉谦信的手上了。」
  我摸摸战姬的头说:「你不用谢我!你是我的女人嘛!男人保护自已的女人
是天经地义的事,用不着说谢谢!」
  战姬笑着说:「可是……该怎么说呢?当时你救了我的那一刻,我的心确时
跳的很快,这种心动的感觉……我还是头一次感觉到!」
  我笑着说:「那种心动的感觉就是恋爱的感觉啊!那你有没有爱上我啊?」
  「这个嘛……我想我应该……是真的爱上你了吧!」战姬话一说完,就亲了
我一下。
  我摸摸自已的嘴唇,惊讶的说道:「你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?让我有点不
太习惯。」
  战姬脸红的说:「是你要我爱上你的嘛~!我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还不都是
你害的~!还有……从今以后……要我跟你上床可以,不过……我希望你能喊我
的名字!」
  「名字?德川千是吗?」
  战姬点点头说:「嗯!虽然战姬这个名字我也喜欢,但我比较想要我喜欢的
人能叫我千,毕竟千才是我的本名!」
  我温柔的说:「我知道了,那么……再次请你多多指教啰!千。」
  「嗯。」
  就这样,战姬的好感度也攻略完成了,而北陆攻略战即将进入高潮。
  第10章:北陆的第一美女—雪姬
  话说贱岳之战结束之后,双方各自退兵,但由於上杉谦信迟迟未归,直江爱
便带着一队人马前去寻找谦信的下落。
  「谦信!谦信!谦信你在哪里啊?」
  爱一边大声的叫喊,一边往树林的方向走,突然间,她看到谦信正一个人站
在树下。
  爱上前问道:「谦信!谦信!你没事吧?因为你一直没有回来,我好担心你!」
  只见谦信一脸泪水的转过头来,爱紧张的问道:「谦信!你怎么了?发生了
什么事吗?我看到你跟织田家的异人在决战,突然间你就跑掉了,是那个人对你
做了什么吗?」
  谦信困惑的说道:「他没有对我做什么,他只是……他只是说我漂亮而已!」
  「啊?什…什么?」爱一头雾水的说道。
  谦信混乱的说道:「他明明只是说我漂亮……但从那之后我整个人就心跳加
速,脸也变红了!」
  这时爱抚摸着谦信的脸颊说道:「谦信……难道你……」
  谦信接着说道:「我明明一点也不难过,但是泪水不知道为什么就流了下来,
小爱……我这到底是?」
  爱说道:「谦信……难道你……难道你对那个男人一见锺情了?」
  「一…一见锺情?!我吗?这怎么可能呢!那个人不但是来自於异世界的人,
而且他还是敌人啊!」
  「但是这跟爱情一点关系也没有啊!爱上了就是爱上了!只要感觉对了那就
行啦!」
  听到爱这么说,谦信从困惑转而接受,淡淡的说:「难道这就是爱吗?」
  爱感叹的说:「这真是难为你了!原本只知道吃和战斗的你,居然也谈起恋
爱来了!」
  「这…怎么会这样……我到底……」
  爱无奈的说:「不过……你怎么会爱上那样的人呢?而且还是敌方的大将…
…真是的!」
  谦信激动的抱着爱哭道:「小爱……对不起!都是因为我……」
  「好啦!好啦!不要哭了啦!」爱温柔的安抚谦信说道。
  爱心想:「那个叫塞利卡的……他到底是什么人啊?居然能够让谦信爱上他!
而且谦信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个样子,真是……」
  过了一会儿,爱拉着谦信慢慢的走回营区,这时谦信说道:「小爱…我是上
杉家的领主对吗?」
  「没错!」爱简短的说道。
  「身为领主是不能做出一已之私的事情的对吗?」
  「没错!」
  「所以……下次见面的时候……我就要把那个人给斩於剑下……」谦信说着
说着又摆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。
  爱无奈的说道:「你做的到吗?」
  「我会努力的!」谦信紧握着拳头,但是一点自信都没有的说道。
  看到谦信这个样子,爱感到既心疼又无奈,只好低声叹气。
  回营之后,朝仓家派人来邀请谦信和上杉的重臣们一同参加宴会。
  一听到宴会上有好吃的,谦信马上眼冒星星,肚子也叫了起来。
  爱要谦信先去整理一下仪容,然后再带着其他人一同参加宴会。
  在宴会上,义景与谦信同坐在上座,义景感激的说道:「谦信大人,今次真
的是非常感谢您!若不是你们上杉家的相助,恐怕我们朝仓家和整个越前都已经
惨遭织田家那异人的毒手!您的大恩大德,老夫真是永生难忘!」
  谦信谦虚的说道:「您过奖了!义景大人,在下此举只是举手之劳罢了!我
们上杉与你们朝仓本来就是唇亡齿寒般的密切关系,我等岂能见死不救!再说…
织田家近日征战无数,让JAPAN各地陷入战火之中,我谦信最讨厌那种因为
私欲而扰乱和平的人了!」
  义景点头说道:「谦信大人说的好啊!这点老夫深有同感!老夫也看不惯那
种只凭武力而扰乱天下的人了!今日老夫命人招开宴会,准备一些酒菜,不成敬
意,还请谦信大人笑纳!」
  谦信说道:「义景大人您太客气了!如此美味的佳餚,看的让人食指大动!」
  义景笑道:「哈哈哈!既然这样的话,待会儿谦信大人可要多吃一点!来,
老夫先敬您一杯!」
  义景话一说完就帮谦信倒酒,谦信客气的将酒一饮而尽,之后宴会正式开始,
大家都举杯庆祝,看着眼前美味的佳餚,谦信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,不过为
了保持风度,谦信还是很规矩的遵守餐桌礼仪,没有狼吞虎嚥起来。
  宴会结束后,谦信等人回到上杉家的营帐里,爱帮谦信泡杯茶后,问道:
「谦信,明天的战斗你真的行吗?千万不要勉强喔!如果你真的无法下手的话,
那我就来出个计策来对付那个异人。」
  谦信摇摇头说:「不用了!小爱,我已经没有问题了!刚才看到义景大人、
雪姬小姐和朝仓家人们那种期望的眼神,我岂能如此窝囊!为了北陆的和平,我
会拿出勇气来战斗的!」
  看到谦信信心十足,爱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要求谦信要万事小心。
  隔天早上,两军又再次交战,由於战姬身体不适,所以我让她在营中休息,
只带着铃女和火钵出阵。
  这时上杉谦信又冲了过来,士兵们一看到谦信全都吓得落荒而逃,我上前来
说道:「等你很久了!谦信,尽管放马过来吧!让我们为昨天的决战分出个胜负!」
  听到我这么说,谦信又回想起昨天的事,不由得脸红心跳,但她马上又集中
精神,心想:「平常心!平常心!我昨晚已经下定决心了!为了北陆的和平,我
要拿出勇气来战斗!」
  谦信摆好架式,气势十足的朝着我攻了过来,我也举剑抵挡,两人又打了三
百多个回合,依旧不分胜负。
  在那之后,战争也陷入胶着,谁也没有佔到便宜,所以双方只好鸣金收兵,
各自回去。
  回营后,铃女问道:「塞利卡,你为什么不多派一点人呢?像是五十六跟乱
丸她们都还留在尾张待命,明明只要把她们给叫来,战争就能一口气解决了啊!」
  我说道:「现在还不是时候,我之所以要保留实力,是为了等上杉军撤退之
后,再一口气跟朝仓家分个胜负,上杉跟我们一样都是远征军,但是跟我们比起
来,上杉的不安定要素太多,其一是谦信的叔父上杉宪政,听说他一直很不满上
杉家那种以女人为主的政治体制,他很可能会趁着谦信远征的时候发动谋反;其
二是甲信的武田,武田与上杉一直处於断交的状态,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战争,
而谦信前去远征,正好给武田一个大好机会,所以……我们只要耐心的等待上杉
退兵就行了!」
  铃女说道:「原来如此,不过事情会有这么顺利吗?」
  一切正如我所想的一样,上杉家最后还是退兵了,但不是因为宪政的谋反或
是武田家的侵略,而是由一场大地震所导致的。
  话说两军交战多日,义景将兵权交给三郎和四郎后,便带着雪姬和一郎、二
郎先回一乘谷城处理一些政务,同时也命人收购粮食和武器,准备做长期抗战。
  这时雪姬端了一杯茶,走进房里说道:「父亲您辛苦了!先来喝杯茶休息一
下吧!」
  义景说道:「谢谢你啊!雪姬。」
  正当义景要喝茶时,突然看到茶水在震动,接着整个城堡开始剧烈的摇晃。
  雪姬害怕的叫道:「哇啊啊~!父亲…有地震!」
  「雪姬别怕!我们快躲到这里来!」义景拉着雪姬蹲在柱子的下方。
  过了一会儿,等到地震完全停止了,义景和雪姬才慢慢的站了起来。
  雪姬担心的问道:「父亲,您没事吧?」
  义景说道:「父亲没事!那你呢?雪姬。」
  「我也没事!啊!柜子都倒掉了!父亲,这是JAPAN一百年一次的大地
震吗?」雪姬看向整个房间后问道。
  义景摇摇头说:「不,如果是一百年一次的大地震的话,不应该只有这种程
度而已,如果真的发生了,那这座城堡也应该会垮掉才对!」
  「会这么严重啊!」雪姬惊讶的说。
  两人所谈的正是八歧大蛇每一百年一次脱皮而引发的大地震,不过距离一百
年的时间还尚早,不过此次的地震也代表着大蛇即将要苏醒的徵兆。
  这时一郎跟次郎跑了过来,一郎担心的问道:「父亲、雪姬,你们没事吧?」
  义景说道:「我们没事,对了!城里的情况怎么样了?」
  次郎紧张的说:「不好了!父亲,因为刚才的地震,城里的房子大多倒塌,
各地都出现灾情,虽然已经派五郎、六郎他们去处理了,但伤亡状况恐怕难以估
计!」
  「你说什么?!」义景大吃一惊,匆忙的带着孩子们来到街上,只见街上的
房子都倒塌在地,士兵们忙着抢救伤患,虽然家臣们已经组织了救灾小组,但是
情况还是非常的严重。
  「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呢?我军正在与织田军交战,如此重要的时刻
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,难道……这是老天爷要亡我朝仓吗?」义景悲痛的说道。
  「父亲,请您振作一点!」雪姬紧抓着义景的手说道。
  一郎说道:「父亲,这种时候还是跟织田家求和吧!」
  「求和?现在的局势对织田极为有利,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求和呢!」义景
激动的说道。
  「让我来吧!」
  「雪姬!」
  雪姬说道:「就让我来当使者去向织田求和吧!」
  义景摇摇头说:「万万不可啊!天知道那个异人会怎么刁难你啊!」
  「就是啊!雪姬,你陪在父亲的身边就好了!这种事让哥哥们来做就行了!」
  「不!」雪姬坚定的说:「我也是朝仓家的一份子,现在家中有难,我岂能
袖手旁观!再说……我既不会打仗,也不会出计谋,但至少我还能充当使者吧!」
  「雪姬……」
  看到雪姬如此坚定,义景忍痛的说:「好吧!既然你心意已决,这件事就交
给你吧!」
  「谢谢您!父亲。」
  「不过……你要答应我,无论织田家提出什么样的条件,只要是不合理的,
你千万不能答应!知道了吗?」
  「我会谨记在心的!」
  当天下午,雪姬就在众人的目送下,坐上轿子,朝着织田的阵营去了。
  另一方面,由於越前发生大地震,所以我将本阵转移到了北近江的小谷城,
但是我并没有松懈对朝仓的警戒,我派忍者前去侦查,并将各种消息给带了回来。
  我在听取忍者带回来的消息后,心想:「越前发生大地震,朝仓家损失惨重,
正好是进攻的最佳时机,不过上杉家却还是挡在那边,要不用从属的方式来支配
朝仓?可是这样就推不了雪姬了!」
  正当我在苦恼的时候,突然火钵在门外说道:「主人,朝仓家的公主,朝仓
雪姬求见。」
  「雪姬?会是她本人吗?让她进来吧!」
  火钵将纸门拉开,只见一名女子走了进来,她先是向我行了礼,然后说道:
「突然来访实在冒昧!我是朝仓家的雪姬,今次是有很重要的事要来与塞利卡大
人商谈!」
  「喔?那你想谈什么呢?是不是想要来求和啊?」我说道。
  「是的!今日越前一带发生了大地震,朝仓家的领地受到很严重的灾害,所
以我们想与贵国求和,我恳请塞利卡大人答应这件事,无论您要提出什么条件我
都答应!」雪姬话一说完又再次把头低了下去。
  「喔?什么条件你都答应是吗?」我狡猾的说道。
  「是…是的!」虽然雪姬事前和父亲约定好不能随便答应对方所提出的条件,
但此时她们屈於下风,若是不把条件给放宽一点的话,她们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。
  这时我霸道的说道:「既然这样的话……我要你主动献身,陪我一整个晚上!
你肯答应吗?」
  「我知道了……但能否请先借我浴室一用?我想要沐浴更衣。」
  「好的!没问题,火钵你带雪姬到浴室去,等她洗完澡后,别忘了要做检查
喔!」
  「我知道了,主人。」火钵话一说完就带着雪姬往浴室的方向走去。
  洗完澡后,雪姬只穿着一件浴袍就来到了我的房间,而我也事先铺好了床。
  我直接拉下雪姬身上的腰带,顿时浴衣就解了开来,雪姬性感的裸体出现在
我的眼前。
  我满意的说道:「嗯~!真是不错!皮肤很白皙啊!你还真是人如其名,肌
肤胜雪啊!雪姬。」
  「您…您过奖了……」雪姬用手遮住自已的重点部位,十分害羞的样子。
  这时我也将衣服给脱光,胯下的肉棒慢慢的变的坚挺,这是雪姬第一次看到
男人的裸体,有些害羞的别过脸去。
  我霸道的说道:「首先来接吻吧!我要你主动吻我!明白吗?」
  雪姬心想:「只是嘴对嘴而已……根本就没什么好怕的!」
  雪姬下定决心后,直接伸出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主动的献上香吻,而这也是
雪姬的初吻,除了初吻之外,雪姬所有的第一次,我通通都会拿到手。
  雪姬吻过来后,我用舌头撬开她的嘴唇,让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。
  我伸手捧着雪姬的脸颊,在一阵热吻后,雪姬的眼神变的迷茫起来,脸上也
带点春潮。
  突然我伸手抚摸雪姬的小穴,雪姬惊讶的把腿夹住,但并不妨碍我挑逗她的
小穴。
  我笑着说道:「呵呵,看来有点湿了,难道你光是接吻就会有感觉吗?」
  「才…才没有呢!我……」雪姬害羞的满脸通红,她自已也不知道是怎么一
回事。
  我将雪姬平放在床上,直接分开她的大腿,看到那还紧闭着的处女小穴,我
感觉越来越兴奋,肉棒也变的更加坚挺。
  我将肉棒对准肉屄入口后,腰部轻轻一推,粗大阴茎顺利的滑入雪姬的淫屄,
当我碰到雪姬的处女膜时,我一鼓作气将肉棒给插了进去。
  「好痛!」
  雪姬忍不住喊痛一声,破处的疼痛让她满头大汗,嘴里不断的喘息。
  我说道:「忍耐一下,很快就会觉得舒服的!」
  在插入雪姬体内后,我慢慢的抽动我粗大的大肉棒,并享受雪姬那湿热滑嫩
的阴道粉肉夹击。
  「好一点了吗?」我问道。
  「呜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啦!」雪姬脸红的说。
  看着雪姬害羞的表情,让人有种想狠狠干她的冲动,不过这是她的第一次,
为了避免造成伤害,所以不能干的太凶。
  这时我发动性魔法,在性魔法的作用下,雪姬感觉到一种舒服的感觉,小穴
里的淫水也越来越多,我慢慢的加快抽插的速度,两人的性器发出「噗滋!噗滋!」
的水声。
  雪姬忍不住淫叫道:「啊啊……请您慢……慢一点!啊啊……男人的肉棒…
…好大啊!……啊啊……屁股……屁股被塞的……满满的!……呜呜呜……小穴
……会被撑坏掉啦~!」
  雪姬紧闭双眼,俏脸显得有些不适,但嘴里的叫声却是淫声饶绕。
  我一边干着雪姬,一边伸出双手搓揉着她硕大的奶子,毫不客气的搓揉起来。
  「啊啊……感觉……好奇怪……啊啊……好…好舒服喔……啊啊……」
  见雪姬开始觉得舒服了,我用手指捏住红肿的乳头用力的上拉,雪姬这对雪
白的奶子马上被我拉成圆锥状。
  「啊啊……好痛……请您不要这样拉人家的胸部啦!」雪姬眉头微皱的哀求。
  「啧啧~你的奶子挺大的嘛!真是让人爱不释手!」
  我双手紧抓雪姬柔嫩的大奶子,胯下的肉棒用力的狂干着,每一下的活塞运
动都会撞的雪姬的胸部摇晃不已。
  「啊啊……不行了!不行了!……屁股会坏掉啦~!……呜呜呜……真的会
坏掉啊~!……啊啊啊……」雪姬被我干的脸红气喘的淫叫道。
  我笑着说道:「还没有完呢!雪姬,我会让你享受到性爱的快乐的!」
  这时我发挥性爱的技巧,让雪姬尽情的享受性爱的快感,雪姬也觉得很惊讶,
明明自已不久前还是处女,但是现在却淫荡的发出如此下流的淫叫声,而且在我
的引诱下,雪姬各种淫乱的词语全都喊了出来。
  「嘤嘤嘤……不要!不要啊!……塞利卡大人……求求您放过雪姬吧!……
这样下去……这样下去……人家会疯掉啦~!……嘤嘤嘤……塞利卡大人的鸡巴
……太大了!……屁股会被干坏掉啦~!……呜呜呜~~」
  雪姬红着脸,咬着牙根,满脸香汗的淫叫,但是她越是求饶,反而激起我的
想更粗暴的冲动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啊……人家…………现在身体……好热……小
穴被干的……好爽好舒服啊……啊啊……又热又麻的感觉……」
  「喔喔喔喔~!干死你!干死你!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!」
  「嘤嘤嘤……全身好热……好爽好舒服……嘤嘤……屁股要裂开了……大鸡
巴……干的人家……好爽好爽……嘤嘤……被塞满的感觉……好棒啊~!」
  雪姬被我干的双眼翻白、香汗淋漓,嘴里尽是满足的浪叫声,看来雪姬也是
淫到骨子里的骚货,能干到这样的美女,我也算是赚到了,我在心里暗中发誓一
定要想办法完全佔有她。
  「啊啊啊~!……塞利卡大人……求求您……快停下来吧!人家……人家真
的不行了~!……啊啊啊~!……求求您放过我吧!会有东西……喷出来的啦~!」
  雪姬纤瘦的娇驱不住颤抖,用着无辜的眼神与近乎哭泣的声音向我求饶。
  我明知故问的说:「嘻嘻~是什么快出来了?你要讲清楚啊?」
  「呜呜呜~!是……是那个……请您饶了我吧……嘤嘤嘤~!……人家……
快不行了啦~!……呜呜……再不停下来……下面会……会……」
  我继续淫笑说:「嘻嘻~会怎么样啊?」
  「会……会有液体喷出来啦~~嘤嘤嘤……求求您……不要再继续了……啊
啊……」雪姬话还没说完,我的肉棒瞬间被筋孪的阴道紧紧咬住,雪姬的双腿也
剧烈的抽蓄着。
  雪姬接着激动的哭喊:「啊啊啊~!不行了!不行了!要喷出来了!淫水要
喷出来了啦~!!呜呜呜呜~~请您不要看!不要看人家啦~!呜呜呜~~好丢
脸!好丢脸喔~!」
  随着雪姬的哭喊的同时,她的肉屄也喷出大量温热的淫水,感受到雪姬潮吹
时的刺激,我也有股想要射精的冲动。
  我说道:「雪姬,我要射了!」
  「不…不要啊!不要射在里面……会怀孕的……啊啊啊啊!!!」
  在雪姬淫叫声中,我趁机将精液全都射进了她的小穴,感受到精液的热度,
雪姬呻吟的说:「啊啊……好烫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  高潮过后,雪姬问道:「这样您肯答应求和的事情了吗?」
  「这个嘛……我只答应一个星期。」
  「一…一个星期?!太短了吧!最少也要三个月,不然的话……呜……」
  我不等雪姬把话说完,就直接将她压在身下,然后用很霸道的语气说道:
「不然取消算了!你真的以为只要谈条件就会有用了吗?我告诉你!像你这种行
为就是飞蛾扑火,不会武功就敢深入敌营,真是找死的行为!我大可直接把你当
作人质,然后再逼义景那老头开城投降,就算你们找上杉家当靠山也是没有用的!」
  「你真卑鄙!」雪姬怒道。
  「哼!这就是乱世的铁则啊!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力量强的人说的算,弱小
的人不是乖乖的服从,就是等着被消灭!现在……你就亲身的来感受吧!」
  「不要!放开我!来人啊!救命啊!」
  虽然雪姬试图求救,但是在小谷城里是不会有人来救她的,之后雪姬认了命,
任由我对她摆佈,我也趁机夺走了她的嘴巴和肛门,就连颜射、乳交等玩法也都
试过了。
  这一晚我感觉到大大的满足,而雪姬则痛苦的以泪洗面。
  隔天早上,我亲手写了两份求和文书,其中一份是要给雪姬的,我在文书上
详细的注明了只答应一个星期的条件。
  雪姬仔细的看了看文书上的内容,对於只答应一个星期的条件,雪姬感到很
愤怒,但却也无可奈何,只好乖乖的在文书上画押,然后把文书给带回去。
  之后雪姬坐上轿子,朝着一乘谷城的方向前去,途中雪姬不断的掉眼泪,心
想:「父亲……还有哥哥们……真是对不起!我真的是……」
  看着雪姬离去的身影,我对着众人说道:「好了,按照约定,我军就撤退吧!
另外战姬你就帮我把粮食都送去给朝仓家吧!」
  「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」战姬疑惑的问道。
  「战争已经结束了嘛!粮食带太多也没有意义,就送给朝仓顺便卖个人情也
好啊!」
  「是。」战姬心想:「不是说一个星期后就要再次进攻越前吗?这样卖人情
有用吗?」
  当雪姬回到一乘谷城时,义景赶紧到大门来迎接她,义景担心的问道:「雪
姬啊!你没事吧?你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,父亲好担心你!你没有被那个异人给
刁难吧?」
  雪姬假装坚强的说:「没有父亲,对了!织田家的异人答应求和了,他还写
了文书给我。」
  「这样啊!这真是太好了!辛苦你了!雪姬。」
  「不会……能够为朝仓家尽一份心力,那是我的荣幸!对了,父亲,我能否
先去洗澡呢?我想要洗去身上的灰尘。」
  「应该的!你快去吧!」义景赶紧叫侍女们来帮雪姬沐浴更衣,但雪姬却要
自已一个人洗。
  雪姬将脸盆装满热水后,慢慢的倒在自已的身上,突然看到有白色的液体从
小穴里流了出来,那正是我昨晚射进去的精液。
  雪姬回想起昨晚的屈辱,先是感到恐慌,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:「我……我
是多么的无力又愚蠢!但是……只有那个男人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我一定
要杀了你!织田家的异人塞利卡!」
  雪姬在心里燃起了复仇的怒火,并发誓她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  这时义景正在看求和文书,当他看到织田家只答应求和一个星期的条件时,
义景感到非常惊讶,再三确认不是自已眼花之后,义景气的骂道:「可恶的织田!
简直欺人太甚!」
  义景把家臣们找来商讨此事,大家都感到十分的生气。
  一郎骂道:「可恶的织田!根本就是在耍我们嘛!」
  次郎附和的说:「就是啊!而且只有一个星期是能够做什么?难道是叫我们
收拾东西准备逃命不成?」
  三郎喊道:「这一次不能再忍了!我军要主动出击,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!」
  看到众人一直在争吵,义景心想:「想不到被对方摆了一道!难怪雪姬回来
的时候,表情有些奇怪,我猜估计是被刁难了吧!唉~~我还真是个没用的父亲!
居然让女儿去处理这种事!」
  这时有一名士兵说道:「传令!织田家派人来送粮食了!」
  「你说什么?!」
  所有人听到后全都大吃一惊,匆忙的跑到练兵场一看,只见练兵场上放满了
粮食和各种军需品。
  虽然义景感到很惊讶,不过他还是很生气的说:「哼!可恶的织田!还在那
边假好心!我们才不要接受他们的施舍呢!来人啊!织田家的使者还在吧?叫他
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拿回去!」
  士兵紧张的说:「可是……织田家的使者是那位战姬耶!」
  「战姬?!」一提到战姬的名字,朝仓家的人们全都不寒而栗,主要是因为
战姬的武勇让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,深怕一惹战姬不高兴,很可能会有杀身之祸。
  此时四郎说道:「父亲……我们不如就把粮食给收下吧!」
  一郎怒道:「你在说什么蠢话啊!四郎,织田在那边假惺惺,如果我们真的
收下了这些粮食的话,不就等於是我们欠了织田一个恩情吗?」
  「不,四郎说的对!」
  「父亲?」对於义景突然改变心意,众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  义景解释道:「不管织田在打什么主意,百姓们需要粮食也是不争的事实,
与其在那边计较这个,不如先渡过这一次的灾害,这才是我们身为领主该做的事!」
  听到义景这么说,众人这才豁然开朗,不过还是有些人不太愿意接受织田的
帮助。
  之后义景先叫人来检查粮食,在确认食物没有问题后,便派人把食物分给越
前的百姓,百姓们在分到食物后全都很开心,总算解决了粮食危机。
  由於朝仓与织田讲和,上杉也就没有理由再继续待在这里,在回程的时候,
谦信向义景表示,如果一个星期后织田果真来犯,那么上杉也愿意再出兵救援。
  对於上杉的仗义相挺,义景觉得很感动,并表示将来有机会的话,必定重重
的答谢上杉,双方在互相道别后,谦信便率领着上杉军回到领地。
  一个星期后,我按照先前的计画再次率军攻打越前,朝仓也派人向上杉求助,
谦信要爱点齐兵马,并火速的赶往越前。
  这时上杉宪政说道:「慢着!谦信,难道你又想去帮朝仓打那种没有意义的
仗吗?」
  谦信说道:「叔父,这并非是没有意义的战争!之前我就与义景大人有过约
定,只要织田再次来犯,我必定会率军营救,我岂能言而无信呢?」
  「可是,就算是那样……」
  「哎呀!现在没有空说废话了!该出发了!谦信。」爱直接打断宪政的话,
并拉着谦信往练兵场走去。
  宪政怒道:「可恶的爱!居然又打断我说话,哼!总有一天我会要你好看的!」
  这时有一名忍者来到了宪政的身边,说道:「宪政大人,地方上的土豪们都
愿意协助您的计画,只要您一声令下,大家都会採取行动。」
  宪政高兴的说道:「很好!很好!哈哈哈!你们等着看吧!谦信、爱,上杉
由女人统治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现在是我们男人的时代了!传令下去,在谦信她
们离开越后的国境后,就要大家立刻展开行动!」
  「是!」忍者话一说完就马上消失不见。
  宪政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,心想:「这下子整个上杉家就是我的了!越后的
美女们也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了,哈哈哈!」
  当上杉军抵达越前之后,战争又再次陷入胶着,虽然谦信想一口气分出胜负,
但是织田军也不是省油的灯,连续三天打下来,谁都没有佔到便宜。
  谦信在营中说道:「织田家果然很厉害!我还从未遇到这么厉害的对手!」
  爱附和的说:「确实如此呢!像是今天的作战计画也失败了,看来会变成持
久战。」
  这时胜子跟虎子很慌张的跑进来,胜子说道:「大…大事不好了!谦信大人、
爱大人,宪政大人他……他发动谋反了!」
  「你说什么?!」谦信跟爱都大吃一惊。
  爱追问道:「这件事是真的吗?」
  胜子点点头说:「嗯,宪政大人联合地方上的土豪,趁着谦信大人不在,就
把春日山城和整个越后国给拿下来了。」
  谦信问道:「怎么会这样呢?现在城里的情况怎么样了?」
  虎子说道:「现在城里的情况还算安定,只是宪政大人的谋反让百姓们都很
不安,而且还听说有不少的女性武将都被抓去当人质了。」
  爱怒道:「真是可恶!本来以为有派忍者在暗中监视着宪政就不会有事,想
不到还是被对方给得逞了!谦信!我们要赶快回越后去,天知道宪政那傢伙还会
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!」
  「可是……朝仓家该怎么办?」谦信为难的问道。
  爱无奈的说:「虽然很不忍心,不过……我们现在也自身难保了,只好先向
义景大人诉说实情,然后再撤兵回越后吧!」
  「我知道了。」谦信点点头说。
  於是,谦信和爱便到朝仓的本阵说明这件事,众人听到后也都很惊讶。
  义景悲愤的说道:「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!没办法了,我会派人去向织
田投降的,谦信大人你们就快点回去吧!」
  一郎说道:「父亲!我们还可以继续战斗,现在就说投降还太早了!」
  义景摇摇头说:「一郎啊!我知道你们都很不甘心,但是一乘谷城的城墙因
为之前的大地震而变的脆弱,根本就挡不住织田的大军,而且战争拖的越久,受
苦的还是百姓们,我们身为领主自然是要站在百姓们的立场着想,所以……我们
就投降吧!」
  谦信遗憾的说:「真的很抱歉!义景大人,因为我们的缘故,所以才会……」
  义景挥挥手制止了谦信,说道:「谦信大人千万别这么说!在诸多盟友中也
只有你们上杉肯出兵相救,这点老夫感激不尽!但是啊……这一切都是我太小看
织田了!本来以为有了你们的相助就能打败织田,现在看来……这或许真的是天
要亡我朝仓啊!」
  听到义景这么说,朝仓家的人们全都悲愤不已,甚至还有人偷偷的掉下眼泪。
  义景说道:「好了,你们两位快回去吧!现在正是分秒必争的时候!」
  「谢谢您!义景大人,还有真的……很抱歉!」谦信话一说完,就带着爱一
同回到上杉的阵营。
  爱大声的喊道:「全军立刻撤退!我们要尽快赶回越后!」
  「是!」在爱的命令下,上杉军立刻收拾东西,迅速的赶回越后。
  当上杉军撤退之后,义景立刻写下降书,并派人送往织田的阵营里。
  我看了降书之后,有些惊讶的说:「真想不到!我本来还以为朝仓家还会再
坚持一下,结果却是马上派人来送降书,看来他们似乎是真的毫无斗志可言了!」
  战姬说道:「这应该是朝仓义景的主意吧!想说不要给越前的百姓们增加负
担,所以就打算投降,好换取越前的和平。」
  我说道:「总而言之,战争已经结束了,该是收尾的时候了。」
  之后我率领大军来到一乘谷城,义景按照约定开城投降,我要求将义景和雪
姬关进囚车,并带回尾张,这点义景同意了,在他把事情託付给一郎之后,便和
雪姬一同坐上囚车,朝着尾张的方向前进。
  在回去的路上,我要铃女负责监视着雪姬,免得她趁乱逃走,百姓们虽然不
舍,但是在织田军的阻挡下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雪姬离去。
  半路上,我军先在小谷城过夜,我要雪姬像之前一样来房间侍寝。
  雪姬在洗完澡后,静静的走了进来,见我背对着她,还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  雪姬拔出事先准备好的短刀,喊道:「你去死吧!塞利卡。」
  「太慢了!」
  只见我迅速的从床上站了起来,用一招反禽拿就将雪姬手上的短刀给夺了过
来,同时我一手将雪姬给制服住。
  我大笑的说:「哈哈哈!你以为用偷袭的方式就能杀死我吗?你怎么不去打
听一下,当初铃女也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杀我,结果也是被我一招就制服了,像铃
女这样的高手都办不到,更何况是像你这种连剑术都没有学过的千金大小姐!」
  我话一说完就直接用短刀劈开雪姬的衣服,雪姬性感的身体又出现在我的面
前。
  雪姬怒道:「你这个可恶的异人!既然我杀不了你!那你就把我给杀了吧!」
  我笑着说:「笨蛋!杀了你实在是太可惜了!本大爷还想再好好的品尝一下
你的身体呢!」
  我将短刀丢在一旁,然后将雪姬压在床上,直接分开她的大腿,粉嫩的小穴
露了出来,我把粗大的肉棒直接插了进去。
  「不要啊!好痛!你快点拔出去啊!」
  「哼!还真紧呢!虽然还乾乾的,但是用性魔法马上就会变湿了!」
  我话一说完就马上发动性魔法,在性魔法的作用下,雪姬的小穴也变得越来
越湿润,整个人也舒服起来。
  虽然雪姬被干的很爽,但是她的内心还是很厌恶,双手不断搥打着我的背,
嘴里咒骂道:「你这个混蛋!快点拔出去!啊啊……不…不行……啊啊……」
  我冷笑的说:「哼哼!觉得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啊!」
  「才…才没有呢!我才没有觉得舒服呢!」
  见雪姬还在嘴硬,我将性魔法的力量发挥到极限,顿时雪姬感觉有股电流流
过,整个人都变得很敏感,好像随时都会达到高潮的样子。
  我把雪姬的双腿扛在肩上,粗大的肉棒像打桩机似的,疯狂的在雪姬的小穴
里猛干。
  啪滋~!啪滋~!啪滋~!啪滋~!啪滋~!啪滋~!
  「啊啊啊~!!好爽、好爽、好爽啊啊!!……人家好舒服喔!……快用大
鸡巴干死贱奴!……干死淫荡的母狗!……呜呜啊啊啊~!!爽死小母狗了!…
…贱奴母狗现在好爽啊啊!!」雪姬紧抓着床单,嘴里说着各种淫荡的话,甚至
连口水都流了出来。
  这也是我第一次将性魔法发挥到极限,看来效果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好的多,
即使没有用到术式跟魔法阵,光是用肉棒猛插就足以让贞洁的烈妇变成淫乱的荡
妇。(性魔法可以透过术式跟魔法阵来达到洗脑的目的,不管对方是意志多么坚
定的人,最后都会变成只知性爱的荡妇。)
  我又干了近百下,肉棒爽到终於要射精,我爽快的说道:「雪姬我要射了!
我要在你的小穴里射的满满的!」
  「啊啊啊啊!!不要!不可以!不可以射进来!人家会怀孕的……啊啊啊…
…不…不行了!要高潮了……要潮了啊啊啊啊啊!!!」
  虽然雪姬还有一些意识,但是性爱的快感却让她无法自拔,只见她马上达到
了高潮,整个人满脸红晕,眼珠翻白的大叫。
  「喔喔喔喔!!射了!射了!老子要射啦!!!」我爽快的大吼。
  我的双手紧抓雪姬的水蛇腰,阴茎根部抽搐了数下,大量的精液全射进雪姬
湿热的阴道深处,同时雪姬的下体也喷出高潮的淫水,晶莹的蜜汁贱的我的胯下
湿了一大片。
  等肉棒抽搐完后,我把肉棒拔了出来,白色的精液就从雪姬的小穴缓缓的流
了出来,看这个量除非雪姬有吃避孕药,不然她绝对会怀孕。
  高潮过后,雪姬看着自已的小穴,大量的精液流了出来,一想到自已刚才本
来应该坚持自已的立场,结果却叫的那么淫荡,再加上又被讨厌的人给狠狠的中
出,很可能今晚就会怀孕,想到自已可能要怀上仇人的种,雪姬终於忍不住,大
声的哭了起来。
  「呜……呜……呜啊啊啊啊啊!!!」
  我惊讶的心想:「糟了!不小心把她弄哭了!这下子该怎么办呢?」
  虽然我试着安慰雪姬,但是对她一点用也没有。
  雪姬用哀怨的眼神瞪着我,哭喊的说:「你给我走开!我不想要再看到你!
异人塞利卡……如果没有你的话……我们朝仓家也不会灭亡……我也不会遭受如
此侮辱!我这一辈子……都不会原谅你!」
  雪姬话一说完就直接跑了出去,我赶紧叫人跟在后头,然后把衣服给穿上,
也跟着出去找雪姬。
  此时雪姬不知不觉就跑到镇上,途中她随手拿了一件晾在外面的衣服,把衣
服穿在身上之后,一个人往城外跑去。
  雪姬心想:「我一定要报这个仇!为了父亲、哥哥们,以及死去的人们,我
一定要毁灭掉织田!杀死那个异人!」
  雪姬来到了河边,想要把自已的身体给洗乾净,不料才刚下水没多久,就被
一群山贼给包围起来。
  见对方一副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已,雪姬害怕的说道:「你们…你们想要干什
么?」
  「做什么?哈哈哈!当然是要干你啦!想不到居然能在河边碰到一名落单的
姑娘,而且还长的这么漂亮!这下子咱们可以爽上好几天啦!」山贼老大大声的
说道。
  山贼A拿着火把看了一下,说道:「嘿!老大!这姑娘好像是朝仓家的女儿,
朝仓雪姬耶!」
  「嗯?雪姬?真的是本人吗?」
  山贼A说道:「应该是真的!听说雪姬不但长的漂亮,而且还留着一头水蓝
色的长发,看这姑娘的长相应该是不会错的!」
  山贼B也说道:「而且听说朝仓家败给了织田家,所以就算雪姬趁乱逃到这
里来也是很有可能的!」
  山贼老大得意的笑道:「哈哈哈!想不到居然能得到北陆的第一美女啊!兄
弟们把她给我抓来!我们来好好的乐一下!」
  在老大的命令下,山贼们一边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,一边朝着雪姬走去。
  雪姬害怕的喊道:「不…不要!你们…不要过来!来人啊!救命啊!」
  「哈哈哈!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是没有用的!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,不会有人
来救你的!」
  此时山贼们已经抓住了雪姬,并将她压在地上,雪姬拚命的挣扎,哭喊道:
「救命啊!父亲、哥哥……谁都可以……快来救救我啊!」
  山贼老大脱掉裤子说道:「呵呵,你就乖乖的认命啊!只要你让老子们爽,
我们会好好的疼你的!」
  看到对方丑陋的肉棒,雪姬害怕的闭上眼睛,此时的她已经放弃了求救,只
希望这场恶梦能够早点结束。
  不料!山贼们并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,反而是因为一场骚动而慌乱了起来。
  只见山贼老大要插入的时候,突然被人给割掉了老二,老大疼的大叫:「呜
啊啊啊啊!!!我的鸡鸡被人给割掉了!是谁?是谁干的?!」
  山贼们环顾四周,但是却连一个人都没有看到,不由得提高警觉。
  突然间,只见一个红发的男子迅速的冲入人群之中,一瞬间就把所有的人都
给杀个精光。
  雪姬张开眼睛一看,只见自已原本痛恨的人,现在居然救了自已一命。
  我问道:「雪姬,你没事吧?」
  雪姬赶紧站了起来说道:「塞利卡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
  「我是来救你的!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,我们回城里吧!」我一边说一边把
上衣脱下来,想要给雪姬披上。
  不料!雪姬却大声的说道:「我不需要你假惺惺!反正你只是把我当成你的
玩物罢了!用不着对我这么好!」
  雪姬拿起她捡来的衣服,不过衣服早已被山贼们给撕烂,根本就没办法穿。
  我问道:「那你打算怎么办呢?朝仓已经灭亡,上杉又陷入内乱,你根本就
没有可以投靠的地方。」
  雪姬说道:「我的事不用你管!反正…总有一天,我一定会报仇的!我一定
会杀了你,然后把整个织田给毁灭掉!」
  我大笑的说:「哈哈哈!你还真有毅力啊!不过在你成功之前,我恐怕早就
已经统一天下了也不一定!」
  雪姬反驳的说:「那是不可能的!即使你打败了周围的势力,还有像武田、
毛利、北条、岛津等实力很强的大名的,我只要说服他们,他们一定会联合起来
对付你的!」
  我又问道:「那你要怎么说服他们来打我呢?你既没有钱,也没有什么宝物,
更不知道织田家的有什么珍贵的情报,那些大名又不是呆子,怎么可能拿不到好
处就答应帮你打仗啊!」
  「这个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此时雪姬被我问的说不出话来,因为正如我所说
的,雪姬一点筹码也没有,不过她还是假装很有办法似的,说道:「这件事不用
你管!反正你给我当心一点就对了!」
  当雪姬要转身离去的时候,我冲上前去将她抱在怀里,雪姬挣扎的说:「你
放开我!你这个混蛋!」
  我说道:「我是不会放开你的!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这样伤害你自已。」
  听到我这么说,雪姬停止了挣扎,问道:「你又懂我什么?你根本就什么都
不懂!少在那边假装关心我!」
  「因为你是我的女人!说什么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的!」
  「你!」
  雪姬愣了一下,对於我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感到很惊讶,说道:「你……你到
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!我才不是你的女人呢!你只是…你只是…你只是把我当
成你的玩物罢了!」
  雪姬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,整个人跪在地上,不断的流下泪来。
  我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,我知道我伤害了她的心,即便是我想要的,属不属
於我那还不一定,又或许会因为这样而伤害了别人的心。
  此时雪姬也不再挣扎,只是尽情的在我怀里哭泣,过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的
止住了哭泣。
  我问道:「好一点了吗?」
  「嗯。」雪姬点点头说。
  我将衣服披在雪姬的身上,正经的说道:「雪姬,我不会奢求你的原谅,但
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,就当作是为了你的父亲,还有你的哥哥们。」
  「父亲……哥哥们……」一提到自已的家人,雪姬在脑海中浮现出了他们的
模样,同时也起了思念的心。
  我接着说道:「虽然世人都说我只是个将JAPAN各地陷入战火的异人,
但那只是别人对我的误解,我不在乎别人看错我,即使有人说了我的坏话,嘲笑
了我的作法,但我仍然是我,虽然你也跟别人一样误解了我,但我希望你能够给
我一个机会为你做一些补偿。」
  雪姬冷笑的说:「呵呵,补偿?你把朝仓家给毁了!又杀害了那么多的人,
你拿什么来补偿我?」
  我说道:「人死不能复生,但是毁灭掉的房子能够重盖,只要人还活着就会
有希望,你也还活着不是吗?难道你不希望能够看到朝仓家复兴的一天吗?」
  雪姬疑惑的问道:「难道说……你打算复兴朝仓家?这是什么意思?你到底
在打什么主意?」
  我笑着说:「这个暂时无可奉告!总之……好好期待吧!我是绝对不会让你
失望的!」
  於是,雪姬在被我半哄半骗的情况下,给带回城里去了。
  我命人帮雪姬准备洗澡水还有乾净的衣服,等雪姬洗完澡后,我说道:「你
今晚就好好休息吧!至於将来该怎么做?你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考虑。」
  雪姬沉默不语,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她受的了,此时的她早已身心疲惫,
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  当我离开的时候,铃女站在走廊上,问道:「你这样好吗?难道你不怕她再
离开你?」
  我说道:「如果她再离开的话,那就代表她不属於我,我又何必强求呢?」
  铃女问道:「这个应该不是你的真心话吧?难道你是那种『放弃一棵树而选
择整片森林』的人吗?」(原意是指:何必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呢?)
  听到铃女这么说后,我冷笑的说道:「哼哼!你说的对!这确实不是我的真
心话,我是一个贪心的人,『宁可不要有,要了就要全都拿到手!』这才是我的
真心话!」
  铃女笑道:「塞利卡果然是个很有野心的人!听说有野心的男人会令女人着
迷,这是真的吗?」
  「谁知道呢?那你对我着迷了吗?」
  「人家本来就对你很着迷了啊!不然我们回房间来一发吧!」
  我笑着说:「你是这几天没被干,小穴又痒了吧?好好好!我们回房里干!」
  这一晚,我跟铃女在来了五发之后才结束,我抱着铃女柔软的身体,静静的
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,而整个战国乱世又将进入新的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