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文学  »  女友调教我的日子

女友调教我的日子

添加:来源:yoborobo.com人气:17423

女友调教我的日子

接下去的几个星期是女友调教我的日子。

  丽玲并不熟悉SM,但夏磊却似乎很老道,他在教唆丽玲怎样奴役我,教她怎样做女王。他给丽玲买了一条多股的皮鞭,并教她上网浏览女王网站。丽玲开始学穿女王的皮装,并学着别的女王的样子虐待我。

  夏磊这小子真狠,他竟然彻底搬进我们家。他不仅霸占了我的妻子和房子,而且还想方设法的羞辱我。不到几个月,我已经彻底沦为何丽玲和夏磊这对淫乱男女的奴仆,整天小心翼翼地服侍他们俩,忍气吞生。

  唯一的安慰是我又恢复了公司的工作,而且公司里似乎没有人知道我和夏经理之间发生的事情。但这使得我更加忙碌,每天白天要去上班,恭恭敬敬地在办公室服侍姓夏的,晚上还要回家继续伺候他们俩,承受他们的羞辱和折磨。

  他们做爱时,我经常要跪在床前,似乎我的存在能让他们的交媾更加刺激。

  他们结束后,我要用舌头为他们清洗性器。夏经理年轻力壮,精力旺盛,每天都要性交,有时一晚上射两次,几个月来,我不知吃掉他多少精液,大概不下三公升,而且绝大多数是从丽玲的阴道里吃到的。

  丽玲像一个热恋中的女人,每天都容光焕发、神采飞扬的。她很愿意为夏磊口交,一有时间就会躺在夏磊的大腿旁,玩弄她情人的大鸡巴。

  但丽玲对我却是截然另外一副样子,她越来越霸道,不仅要我在他们高潮后舔他们,而且开始频繁地要我用舌头舔吻她的阴部和屁股。后来渐渐发展成我们的生活习惯,只有她躺在床上或坐在沙发上,我就一定要将头埋在她的大腿中间为她舔个不停。

  家里经常看到的景像是:夏磊全身放松地躺在床上,丽玲斜躺在夏磊的大腿旁,嘴里含着他的鸡巴为他口交,而我则斜躺在丽玲的身后,舔她的屁股。这就是我们三人小世界的等级和秩序。

  有时我感到心理极不平衡,可又有什么办法?如今的世道是强者的世界,如果你有钱有势,漂亮女人趋之若骛,如果我是经理,我每月能挣到7000-8000元,丽玲也许就不会嫌弃我,而去攀附其他的男人。我沦落到今天,还是自己无能,而这个社会对无能者是残酷的。

  如今,舔丽玲的下身成为我同妻子唯一亲密接触的机会。不仅如此,她很快就开始在卫生间里用我的舌头代替手纸,小便后经常让我直接给她舔乾净,说是跟网上的那些女王学的,用男奴为其提供厕所服务。两个月后,竟进一步逼我喝她的小便。我想这也一定是从网上学的,或者是夏磊那小子的坏主意。

  不过,开始时,最难过的是当着夏的面挨丽玲的打。

  开始的几天我有些不适应,伺候他们时难免出错。一天清晨,只因为我没有及时给他们做好早餐,而且鸡蛋炒得不合她的要求,她就搧我耳光,让我跪在她脚下哀求她原谅。

  我只好照做。说良心话,她过去也经常这样对我,在心灵深处我有着很强的屈从意识,既然崇拜她,希望能做她的奴隶,我就能忍受由她来支配我的生活。

  但当着夏磊的面还是让我很难堪。

  她抓着我的头发使劲向后拉,我疼痛难忍时才放开,伸手到我背后:「现在上班来不及了,等我晚上回来再好好教训你。」我麻木地点点头。

  那天晚上,她狠狠地惩罚了我。我做完家务后,她命令我去她的卧室,用绳子将我脸向下趴着绑在床上。她说:「你今天表现得非常糟糕,我要你趴在这好好反省。」她拉起我的围裙到我腰部:「我要听你讲,你错得有多严重。告诉我,有没有必要惩罚你?」她拉下我的内裤,重重地拍两下:「说呀!奴隶。」「是,女主人。我错了,错得很严重,下次绝对不敢了。」我可以感到她的手伸向我的睾丸,我徒劳地想合上双腿,但她已经握住那里,开始用手攥。

  「你是我的什么?」「我是您的奴隶,女主人。」她完全掌握了我的弱点。

  「完全属于我吗?」她的手在用力。

  「是的,女主人。」我期待着更大的疼痛。

  「给我抬起屁股来,臭奴才。」我在束缚里努力地抬起骨盆,她的手向前抓住我勃起的阴茎,得意的笑笑:「你看你多淫荡!」我深深地低下头掩饰我的尴尬,感受她手指的玩弄。

  「要是你表现得好,我是说,像个男人一样接受惩罚,也许我会允许你射出来。」「是,女主人。」「你知道错在哪里吗?」她优雅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。

  「知道。」我等待这一切的来临:「完全是我的错。我不该不用心……」「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?」她手触到我的身体。

  「是,女主人。」我迫不及待地渴望疼痛的到来:「请打我吧,女主人,我应该受到惩罚。」「你还挺有自觉性。好,我就成全你!」丽玲的鞭子无情地打击在我的臀部,不仅是肉体上的感觉,更是精神上的,每一次打击都让我更贴近丽玲,贴近我奴隶的身份。

  二十五下的时候,我意料之中的哭了,热泪流出眼眶,作为男人的感觉在消退,渐渐消失。当第五十下的时候,我感到自己真是她的奴隶,真的应该听她的话。第六十下,我哭出声来,男人声音被阴柔的语调代替。

  丽玲满意地停了下来,她松开我,让我翻过来,看着她脱光衣服爬上床头,骑在我颈上,抓住床帮,将她潮湿的阴部盖在我脸上,她浓重的肉气充满我的鼻孔。

  「让我高潮,狗奴才。」她命令:「让我舒服,我就饶了你的。」我努力地用舌头探索她的阴部。

  「好,很好。嗯……」我买力地用舌头舔阴蒂,加快频率,将头更深的探进她的胯下,我疯狂地为她口交,她动情了:「哦……好,江明。」「奴隶,我的奴隶。」听见她这样叫我,我阵阵的兴奋,我的手被她压在腿下不能动探,但我仍不遗余力地用舌头伺候她,下巴开始麻木,但我仍在坚持,我要让她快乐。

  大约有十五分钟,在一阵颤抖之后,她低沉地呻吟道:「哦……好,奴隶,我来了……来了……」「给我跪到床下去!」我立刻翻身下床,给她跪下。

  「跪好!怎么面对你的主人的?」我立刻挺胸抬头。

  「躺倒!」我立刻照办。

  她轻轻抬起一只脚放在我胸上,一手抓住我的阴茎:「你可以射了……为我射!」她俯瞰胯下的我:「为我射出来,奴隶。」我的身体是那么顺从,我立刻用手揉弄坚硬的下体……没有一分钟,我就迎来那阵熟悉的抽搐。我射了。

  头两个月,生活像在做梦一样,我几乎天天就生活在她的胯下,看到最多的是她的阴部、她的屁股,以及夏磊在她阴道内大出大进的阴茎。鼻子里闻到的多是他俩做爱时浓郁的体味。我的舌头总是机械地在她的大腿深处舔弄,或是为那个姓夏的吹箫。为了表达对丽玲的受虐情感,我不得不忍受这种羞辱,不仅用嘴为她口交,还要为她的情人口交。

  我的工资全部交给丽玲,她只给我100元零用钱。他们不仅想方设法的羞辱我,而且花样翻新的使用我。下面是我伺候他们性交的一些方式:

  方式1:夏磊坐在椅子上,丽玲骑乘着我,我的头伏在夏磊两腿之间,他俩接吻,命我在下面为夏磊吹箫。丽玲在接吻过程中,因我在下为男主人吹箫,不停地运动,丽玲可享受类似骑马的乐趣。

  方式2:在他俩接吻调情时,我为丽玲舔阴或舔脚。有时丽玲用脚侍候夏磊性器的同时,命我舔她玩弄夏磊性器的脚和夏磊的性器。我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
  丽玲是个喜欢刺激的女孩,她不仅喜欢为夏磊口交,还特别喜欢将夏磊的精液吃下去。夏磊和丽玲采用面对面姿势性交时,我的脸正好在男女主人的胯下,基本上是被骑在男女主人胯下,他们命我在他俩性交过中不断舔咂他俩的性器,而且在他们性交过程中,随他俩交媾的动作,我的脸会不断受到他俩下体性器屁股的挤压、骑坐,直到性交达到高潮。

  夏磊射精后,他俩不用起身,命胯下的我舔净他们的下体,有时丽玲也会让夏高潮时在我嘴内射精,并命我将精液咽下。

  还有一种方式我伺候起男女主人来比较轻松,我在主人性交时只需趴或侧躺在男女主人胯间,随男女主人性交动作舔咂男女主人的性器和女主人的肛门,性交后为男女主人舔净蜜汁、清洗性器,这种方式通常女主人在上位。

  此刻,我跪在丽玲的脚下,已经不再是她昔日的丈夫了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一个不得不一丝不挂地跪在自己年轻漂亮的妻子脚下,为妻子做奴的男人。

  我不仅要伺候妻子和她的情夫做爱,而且还要忍受妻子和她情人的羞辱,虽然我的确有屈从意识,可今天的状态主要是被这对通奸男女要挟而成的。

  夏磊告诉丽玲,要通过不断的抑制奴隶的性欲来奠定她自己的地位,结果丽玲决定不仅不许我碰她,而且不能手淫。没有丽玲的身体,原本使得手淫成为我唯一的安慰,但也遭到丽玲的严格限制。

  一个周五的晚上,我正在做家务,忽然电话铃响了,是丽玲的声音。

  「江明?我今天要晚一点回来,你估计在9点多把饭做好,另外把我的睡衣准备好了。」「好的。两个人?」「当然是两个。笨蛋!」说完,她立刻把电话挂了。
他们在9:20左右回到家,我看见丽玲穿着漂亮的长裙,显然这又是一次疯狂的购物。夏磊总是很大方,而丽玲很喜欢这一点,我却没有钱每周都给她买几百元的衣服首饰。

  夏磊一看见我,就兴高采烈地在我头上抚摸了一把:「嘿,江明,我们回来了!」丽玲则格格的笑着。他脱下外套一把罩在我头上:「把它挂起来,然后赶紧上菜,我都饿疯了。」我立刻把外套从头上拽下来,丽玲已经解下围巾,一把朝我扔过来,我立刻手忙脚乱地接住。我挂好衣服,他们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丽玲的脚翘在夏磊腿上横躺着。我先给他们端上咖啡。

  这时,丽玲指着她的鞋子说:「给我把鞋脱了。换上拖鞋。」我立刻跪下来替她脱了长靴,然后准备给她的脚套上棉拖鞋。这时她突然说:「慢着,连袜子一起脱了,太热了。」我于是继续帮她把长袜除下来,而这时她的脚尖就在我眼前弄影,下面立刻就硬了,可是我连大气都不敢出,因为怕她见怪。

  这时夏磊笑着说:「亲爱的,你都快把脚踩到人家脸上了。」丽玲的脚尖立刻点了一下我的额头道:「怎么,我就是踩了又怎样?」「没有你这么霸道的。」说着他搬住丽玲的肩膀,开始摇晃,丽玲叫着开始扭着身子逃开他的手。于是夏磊开始挠她的腋下,她禁不住笑着躲避,两个人闹成一团。我就那么跪着,拿着她的丝袜,不敢打搅他们的游戏。

  怀着复杂的心情,我把丝袜叠起,放到她的靴子里。这时我脸上立刻挨了丽玲一巴掌,她瞪着一双妙目:「谁让你放到鞋子里了?收起来放到衣橱里!」「好……对不起!」我忍住委屈站起身。

  当菜全摆好后,他们落座吃饭。这时丽玲命令我过去:「先别走,跪到饭桌底下去!」这时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。我照她的话,跪到饭桌下,看见她的一双手拉开夏磊的拉炼,把他的阴茎掏出来,然后拍着我的后脑。

  「放到嘴里,但是别用力吮。」她说。然后留着我在桌子底下这么含着夏磊的阴茎,他们开始吃饭,忘记了我的存在。

  「这样舒服么?」丽玲关心地问她的情人。

  「很好。谢谢你丈夫的关心。」「去你的!应该谢我才对!」丽玲撒娇道。

  我在桌子底下,颈部酸痛,努力挣扎着保持着平衡。我慢慢感觉着嘴里的龟头渗出苦味的液体溜到舌头上,这家伙开始在我嘴里发热膨胀,我的下体又开始有感觉了。

  他们终于吃完了,于是在卧室里又开始了另一场火辣辣的游戏。

  上面所说就是我们家里的一个典型的周末,周末对于我来说不再是安静和祥和的,而只是耻辱和痛苦。在他们进入卧室休息后,我就可以缩回到我的小屋子里,独自品嚐孤独。我往往藉助屋里的小电视来排遣寂寞,可是他们经常命令我到卧室里伺候他们。

  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怎么,他们渐渐地开始习惯在我面前做爱。他们通常是长时间地性交,而我则跪在床脚,羞耻于观看床上赤裸裸的两具肉体汗流浃背地动作着。待他们完事后,我则要立刻迎上去,用舌头为他们舔乾净性器。

  一天晚上,我伺候他们吃过晚饭后,又服侍他们洗澡。他们洗完之后,双双躺到卧室床上,开始睡前的性交,我又像往常一样,跪在一旁伺候着。二十多分钟后,他们先后来了高潮,我则用舌头完成了我应该做的「任务」。

  「出去吧!」听到丽玲慵懒地命令,我便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  约一个小时后,我又听到他们在床上折腾。不知道应不应该过去,我守在她们的门外,等着……那一晚上他们做爱做了很久,一直到淩晨3点,房间里才安静下来。

  他们一直睡到第二天11点钟才起床,我则一上午在洗衣服和冲洗夏磊的桑塔那汽车,这是他们昨晚分派给我的最后一个任务。我早上6点就起来忙活,我必须早起做,因为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起床。

  在他们醒后,我已经做好所有的家务,并做好了早餐。

  「江明,把饭拿进来。」我听到丽玲在卧房内喊道。

  我端着丰盛的早餐,敲卧室的门。

  「进来!」我妻子在屋里说。

  我端着早餐进去,丽玲正坐在床边涂着指甲油,夏磊在浴室里撒尿。把早餐放到床上,我用轻松愉快的语调说:「早上好。夫人、夏经理,昨天晚上睡得好么?」我不喜欢叫夏磊主人。

  这时夏磊一丝不挂地从浴室里出来,白大的阴茎在胯间来回晃着,「我们昨晚确实很愉快,但是很累。是不是,丽玲?」他笑着说。

  丽玲的眼睛立刻发出柔和的眼神,把手放到胸前:「嗯嗯嗯……昨天晚上简直乐疯了……坏蛋……真没想到,伟哥还真有效。」她看着我,嘴角全是笑意:

  「三次,江明!」她说着,伸出了三个手指:「你能相信么?我们昨天晚上做了三次!」「好了,」夏磊坐到她身边:「小淫妇,既然你这么满足,那么还不犒劳犒劳我?」「嗯……我喂你还不成么?」丽玲立刻起身坐在他大腿上,用勺子喂他吃早饭。喂了两口,她轻轻柔声问道:「怎么样,满意了罢?」夏磊摇着头。

  「坏蛋,这样还不满意,还要我怎么样?」丽玲问道。

  「我不要你怎么样……」夏磊露出狡邪的笑容,眼睛看着我。

  丽玲立刻扭头看到我,她从夏磊膝盖上下来,走到我面前,按住我的肩膀,我立刻跪了下来。

  「往前挪点儿……」她腻声道:「好的,低头……」她用手按我的头。

  「抬起你的臭脚!」她踢了一下夏磊的脚。我知道她的意思,顺从地托起夏磊的大脚趾,为他按摩。

  「用手托着,笨蛋!好了!要好好地按摩。」她轻快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脑,然后坐回到夏磊怀里,继续喂他早饭:「这样行了吧?」夏磊点了点头:「这还差不多……」我就这样跪着给霸占我老婆的男人做脚趾按摩,眼睛每隔几分钟就偷偷地瞄一眼他们。夏磊的表情简直像是尤利西斯凯萨,微闭着眼睛,嘴里吃着我妻子喂的早餐,脚趾头享受着我手指的伺候;而丽玲则像只温柔的小猫,蜷着腿,细心地喂着他。

  当他们吃完饭,我终于得以站起身来,收拾餐具。

  当我在厨房洗好餐具,回到卧室来后,看见丽玲趴在夏磊身上,阴茎插在她身体里面,而她屁股上下左右缓缓动着,呼吸渐渐沉重起来。显然昨天夜里的药效并没有完全消逝。

  她微闭的眼睛看见我,招手说道:「别净站着不动,过来帮忙……嗯……舔舔我的屁股。」他们的动作渐渐加快,夏磊的阴茎不断向上顶,而我老婆的屁股则急速上下抬动,这样我很难跟得上她屁股移动的节拍,舌尖只有勉强地在她屁眼的周围滑动,但有时她的屁股前后顶时,我的舌头就可以轻易地顶进她的屁眼。

  他们越动越猛烈,他俩阴部交媾时分泌出的爱液不时地溅在我的脸上。

  丽玲没一会就达到了高潮,整个身子倒在夏磊怀里,我的舌头缓缓地舔着她的后庭,而她则轻轻地用手指圈着夏磊的头发。一会儿,她觉得好玩,开始用舌头舔夏磊的耳朵,夏哈哈笑着,头左右摇来摆去,逃避我妻子的顽皮的舌头。

  这时,我听到夏磊打了一个饱嗝,丽玲「嗯」了一声,身子缩了回来。

  「真恶心!」她叫道。夏磊哈哈大笑,好像做了一件绝顶精彩的事似的,然后他支起一只手臂,用微微迷惑的眼神看着我在卖力地舔丽玲的屁眼。

  「亲爱的,想不想让他舔我们流出来的东西?」他对我妻子说。

  「嗯……当然可以。」丽玲把手指放在脸颊上,装着陷入沉思:「不过,他舔我的屁眼我确实很舒服。本来我觉得那里好乾的,现在舒服多了。」「而且早饭做得很好吃。」夏磊抚着肚子补充道。

  丽玲笑道:「好了,那就给他吃。」其实,丽玲这几个月来早已习惯用我的舌头清洗她的阴户了。

  这时她的手一把抓住我的头发,痛得我不由自主叫了起来。她把我的脸引导到她胯间,劈开双腿:「现在喂你新鲜的百分之百的蛋白质!还不谢谢男主人?

  笨蛋!」她白嫩的手掌用力地抽着我的脸和眼睛。

  我看着眼前那满是掺着白色黏液的、被操得一塌糊涂的阴户,看着夏磊说:

  「谢谢男主人。」夏磊和她一笑:「没关系的江明,慢慢享受吧!」我开始用嘴接触丽玲大腿深处那寸我已久违的皮肤。那么粗糙、那么稀烂、那么不高雅的肉褶,味道是生生的、腥腥的、湿粘粘的,另一个男人的精液正在缓缓流出。这个器官和下面寸间沾满我唾液的屁眼,就是她身体的邪恶之源。

  几分钟后,我已经舔乾净了她的私处。他们命令我到浴室放好水,然后一起走进浴室,开始他们的鸳鸯浴。

  你看,这就是我,估计全中国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我一样的窝囊废。就这样,丽玲没有再吵着和我离婚。但是,我为此而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。我不知道今后的路怎么走,我不知道我何时会从恶梦中解脱。

  【完】